组织机构更多>>
企业推荐更多>>
行业新闻
无人机生意盘旋而上 百亿市场要看监管“脸色”
在8·12天津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中,无人机在抓拍现场画面,拍摄火灾爆炸全景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无人机是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综合飞行器,近年来,随着操作简便的机型越来越多,无人机正逐渐受到热捧,销售量呈爆发式增长趋势,已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消费力量。虽然无人机火了,但是在无人机产业发展的道路上还有诸多桎梏。同时,无人机市场也急需政策监管,获得政策的支持,这样才有助于其发掘更广泛的商业潜力。
  无人机是集多种功能于一身的综合飞行器,近年来,随着操作简便的机型越来越多,无人机的销售量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已成为一股不可小觑的消费力量。如今,在淘宝网上搜索“无人机”,跳出显示的商品竟有3.85万件之多,从“玩具消费款”到“高级炫酷款”,追捧者众多。

  摄影爱好者:只为一睹这“上帝的视角” “炸机”数架、损失上万元也在所不惜烧钱,因为热爱

  李昶是一名95后的大学生,初中时迷上航模,高中时又恋上了摄影。据他介绍,家里的航模多得摆放不下,自己更换的镜头也数不胜数。“都说摄影穷三代,可我就是热爱。”李昶这样对记者说。

  如今,作为一个“潮人”,他又对摄影无人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好像是一件更烧钱的爱好!”李昶这时说话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在他看来,无人机也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原理无非就是把航模的操作与摄影结合起来。一台无人机价格从上千到上万不等,性能中等偏上的,几乎都在2万以上。“刚入手时,不太会玩,老是‘炸机’(操作不慎,砸地后报废),损失了好几架,所以只敢买几千元的,上万元的那些机子可‘摔不起’!现在技术好了,才花大价钱买了这台‘悟’。”李昶介绍。

  执着,为一睹上帝视角

  现在大一的李昶,平日里除了上课,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打磨自己的无人机飞行技术上。当别人都在打dota,或者开始一段浪漫的校园恋爱时,而他却在校园里独自练习着,这多少有一些与众不同,不过他也有自己想法。“自己在飞的时候,都会引起别人的围观,只要飞得好,也会得到同学朋友们的掌声,这让我觉得很自豪!”

  “现在同学聚会,朋友都会叫我带上机子,用这个拍照,‘逼格’可比自拍杆强多了!”李昶说。谈到自己的无人机究竟想拍出什么样的景象时,李昶收回了自己的无人机。“也没有太特别的想法,就是想飞得更高,看得更远。无人机目前最高可以飞上4500米左右的高空,那可是上帝的视角!不过,还是得防着不要‘炸机’。”李昶笑道。


  销售商:月销售已达上千台

  最忙时曾连续奋战36个小时

  热潮始于去年五六月

  记者近日来到位于上海火车头体育场内的“模杰作”多轴航拍器旗舰店,这里是华东地区最大的无人机销售点之一。记者注意到,这里的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却琳琅满目地摆放着尺寸不一大小各异的各种无人机。前来店里取货、挑选的顾客络绎不绝。`“这里其实只是一小部分,我们的模式主要还是做O2O,因为无人机比较精贵,所以大多数客户习惯亲自上门来取货。”年轻的老板冷先生告诉记者。谈起自己的销售经历,冷先生向记者表示,自己原先是一名普通的国企职员,平日的爱好就是玩无人机,偶尔也做点销售生意。“我大概是从2011年起开始在网上卖无人机的,那时卖无人机顶多算是兼职,赚点外快,因为买的人不是很多,所以还是以国企的工作为主。”冷先生说。据他回忆,那时的销售量,一个礼拜平均也就一两台。

  “这波行情应该始于去年五六月份。”冷先生告诉记者,“那时市场上出了一款叫‘精灵2’的飞行器,由于操作简便,价格适宜,又能最大限度满足摄影爱好者追求高视角的需求,我这儿的订单量就迅速猛涨。”

  销售量爆棚只得辞职

  自“精灵2”问世后,冷先生的订单量变得越来越多,从以前一个星期一两台,再到一个星期数十台,最后发展到如今一个月上千台。销售量的猛增,也让冷先生有些忙不过来,今年1月,他便辞了国企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到无人机的销售事业中。“鱼和熊掌毕竟不能兼得,以前销量少,国企是主业,现在无人机的销量起来,已经影响国企的工作了,就只能做出取舍。”冷先生这样谈自己的选择。

  “以前一两单,自己做做,就当是体验生活,当然,自己做也更负责一些,口碑也是很重要的。”冷先生说,“不过订单一多,再这么干实在是吃不消,毕竟自己当时还有一份正差要做。”据冷先生透露,去年的某个周五,他刚从单位下班回家,电脑电话就响个不停,又是咨询又是投诉,他只能不断沟通解释,忙得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然后大半夜跑出去拉货,第二天一早再确认订单,然后自己打包叫快递,直到晚上处理完所有订单。冷先生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他这一口气足足工作了36个小时。

  如今,“模杰作”已经在华东地区打出了名号,冷先生也顺势招了不少人来分担一些工作压力。“现在帮手多了,我就可以腾下手,主要负责客服沟通和进货把关。生意好了,但不用再连续几天几夜忙活了!”冷先生介绍说。

  厂商:150余家争抢天上的“蛋糕”

  涉足个人航拍业务的大公司就有15家公司

  在国内无人机市场中,航拍是其最大需求,也是当前最主要的应用领域。随着多旋翼无人机技术的普及,大众市场愈发蓬勃发展,消费者对于无人机的需求呈上升趋势,形成了较大的市场规模。在2015年中国无人机市场专题研究报告中指出,未来三年,中国无人机销售市场将有大幅增长。预计2018年,中国市场规模将达到110.9亿元人民币。据悉,我国约有150多家无人机生产单位,初步估计已生产15000余架无人机。其中,涉足个人航拍无人机业务的大公司就包括大疆、亿航、零度智控等15家公司。

  在国内的无人机市场中,大疆公司最为亮眼,由于其率先抓住无人机是“会飞的相机”这一卖点,并将其做到极致,目前已经占据全球70%的无人机市场,可谓“一疆独大”。不过,在同质化竞争激烈的无人机市场,各家企业的发展速度都是惊人的。近日,亿航宣布完成4200万美元B轮融资,成立16个月,公司估值翻了近100倍。而诸如极飞科技、佳讯飞鸿、伊立浦电器、零度智控等企业也都向大疆公司发起了挑战。

  零度智控总经理杨建军曾介绍,无人机销售国内和海外市场比例大概在2:8甚至1:9,欧美仍旧是最重要的销售市场,而国内市场则正处在风口起飞的临界点,这将是一块很大的蛋糕。不过,他指出,受限于专业操控和技术维修的条件,无人机在国内销售渠道主要集中于模型店。但随着市场需求量的增大,售后服务的完善以及"到手即飞"的操控体验日益成熟,未来的无人机市场值得期待。

  风险分析

  “黑飞”成

  为最大安全风险

  电池用尽容易坠机

  多种环境下不宜起飞

  无人机不是“玩具”

  “无人机近两年爆发性的销售数及风靡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预计。”上海市航空车辆模型协会某位专业人士告诉记者,“但许多人都只把无人机当成玩具,操作者如此,旁观者亦是如此,这其实是一个误区,而且十分危险。”

  该人士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无人机的几大风险。首先,无人机的操作复杂难控。“无人机是三维多层次的操作,而且是在缺少体感辅助下的操作,在飞行时还得兼顾摄影摄像,注意风向等诸多因素,可以说比开车要难得多。”该人士指出。因此,这些飞上天的机子,一旦操作不慎,极易发生碰擦坠落,造成“炸机”。另一方面,最常见的入门级航拍器留空重量为1.35公斤左右,而部分大型航拍器在挂载专业设备后重量可达20公斤以上,而现阶段无人机配备的动力电池能耗仅能维持飞行

  最多15分钟,一旦电池用尽,无人机便会从数十米甚至数百米的高空自由落体,夹带着重力加速度,砸物砸车,后果不堪设想。此外,无人机的螺旋桨在高转速的情况下,切骨割肉是轻而易举的事。因此,专业的操作者在降落后,第一件事便是关闭螺旋桨。“而实际上,我经常看到许多群众围观正在运转的无人机,甚至还喜欢用手去指指点点,每每看到这种场景,我的心里都要捏把汗。”该人士说到这里满是后怕。

  爱好者肆意“黑飞”

  在采访中,“模杰作”老板冷先生也向记者描述过他的担忧,“现在购买的人群和几年前也大不一样。”据冷先生回忆,原先购买无人机的都是一些以航拍谋生的职业摄影师,他们对于无人机的性能及飞控要求很高,做他们生意,不把飞机的性能操控解释清楚,他们是不会掏钱买的。“那时虽然觉得累,但卖出去后,自己心里踏实,不担心会出事。”冷先生直言。


  如今随着操作简便的无人机的出品,越来越多的非专业或业余玩家也纷纷投身其中,甚至还有许多大学生以及更低年龄段的孩子也加入到了无人机的购买行列之中,他们对于无人机的了解就比较浅,往往就是简单的依价格论。“现在许多购买者都是爱好者,越来越低龄化,甚至有些人只是为了显摆,这个我网上一聊就知道他们深浅。”冷先生告诉记者。非专业人士不仅在操作技能上比不上专业人士,更为关键的是,他们缺乏基本的使用与飞行素养,可以说是随时随地不按规矩地“黑飞”。“比如4级以上的大风天不能飞、外滩等人口集聚地不能飞……这些他们都不知道,真要让这些机子飞起来,砸到人,你说怎么办?”冷先生深深叹了口气。

  “小型机”最爱惹祸

  记者了解,无人机主要分为固定翼、直升机和多旋翼三大类。不过,多旋翼机型相比于前两者,优点是机械结构简单、轻巧、便于维护,因此受到不少爱好者青睐,但多旋翼机型缺点也十分鲜明,即续航时间短。因此,目前闯祸最多的便是该类多旋翼的“小型机”。

  “这一类机子倒真是无人机中的‘玩具’机啦!”协会人士告诉记者,“初学者一般玩的都是这种,轻巧,又有自动飞行模式,易上手,所以闯祸最多的也是它!”据介绍,该类小型机的信号在高楼林立区极易受到信号干扰,风大时又容易失控。前阵子,一台无人机就直接撞上了松江区的某段高压线,造成了局部短路的后果。

  “大型机往往容易被用来偷拍,窃取商业信息,这在政治和商界也被争议了许久。”冷先生提到。今年,一架小四轴飞行器便在美国白宫附近坠毁,引起舆论的一阵恐慌,而该事件也引起业内对无人机航空管制的讨论。

  发展趋势

  上海率先推行无人机操控考证制

  记者探营培训现场:考证需排队数月

  美法禁飞限飞,北广杭实名制

  由于无人机的兴起,带来了一系列新问题,各国各地在处理无人机的态度与政策上则各有不同。据航模协会负责人告诉记者,法国是世界上首个单方面出台禁飞政策的国家,无人机一旦起飞,有关执法人员便可予以击落,并对机器进行没收。禁飞还是不禁飞,美国则是几经反复。据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飞行员遭遇无人机的次数,已经是去年同期的2.7倍,超过600次,凸显了无人驾驶飞机对飞航安全威胁越来越大。

  在国内,无人机遍布的几个大城市诸如北京、广州、杭州等地则实行无人机实名制登记制度,即在实体店或淘宝上购买无人机的顾客被强制要求前往当地的公安派出所进行实名制登记。“这其实是为了方便事后追责,但这并不能治本。因为,你不会开就是不会开,不会因为登记了,就学会了驾驶。”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上海率先推行考证机制

  “只有从源头上规范了操作者的技术,再辅以一些限飞区域、时段,无人机的风险完全可控,犯不着简单地一刀切。”协会内部人士谈到。因此,上海航空车辆模型协会联合上海军事体育俱乐部牵头办起的无人机考证项目,并出台了考证机制,而这也使上海在规范无人机的使用方面走在了全国前列。

  8月的申城,火炉般炙烤。在火车头体育场内的露天足球场上,几位头戴鸭舌帽,全副武装的教练正在骄阳下来回指导着二十余名无人机操作者。一位“炸机”了的操作者,冒失地冲进场去捡拾机器,被教练一把拉住并呵斥道:“说了几遍了!别人在飞,就算炸了,也不能去捡!当心受伤!”

  教练绰号“阿牛”,曾是F3C级别的直升机教练,特聘到这里做教练。“无人机自从有了GPS(自动飞行模式)后,门槛大大降低,现在无人机玩家大多都是业余的。他们对GPS模式有极强的依赖,但是几乎95%以上的人不会用姿态模式(手动),这样拿来直接飞,太危险。因此,这里的培训主要是针对操作者,规范他们在姿态模式下的操作。”阿牛说道。

  据悉,目前这样一个完整的考证周期,累计为20个学时,考试则分为理论考与实操考两部分,理论考满分100分,以80分为及格。实操考部分则相对复杂,以考证者报考的不同等级,从最低的八级起步依次类推,逐步提高操作的难度与标准。记者获悉,第一批30名考证者的通过率为61%,基本符合了考证机构的预期。目前,第二批考证者正在抓紧训练,而后几批考证者则需排队等待1到2个月。

  考证学飞行不嫌麻烦只为证明

  记者在现场看到了一位胖乎乎的男子,他姓郑,特地从合肥赶来练习考证。尽管合肥当地并没有出台相关规定,但是郑先生还是一丝不苟地操练着。

  “我是真喜欢玩,之前自己玩坏了好几台,合肥那边也没有人教,就自己来上海花点时间好好学学,考证倒是其次的,关键学会才是真本事。证明自己的技术‘杠杠滴’!”郑先生的心态非常好。“我也觉得他特别不容易,一般来说,在自个儿小区里飞飞,有没有证还真无所谓,他这个劲道,我们也是蛮佩服的。”阿牛教练说道。

  记者临走前,正好轮到郑先生进行模拟考。他站在球场的边线处,无人机距其10米,停留在中圈内,依照教练的指示,无人机以“姿态模式”起飞,在20米左右的高空保持停滞约5秒,随后完成盘旋,摇摆等系列动作,最后平稳地停在圈内。正当大伙为其欢呼雀跃时,阿牛教练直接泼了盆冷水:“停滞时出圈了哦,这是刚才的影像,不合格!”郑先生抹了抹额头的大汗,笑对记者说:“太可惜了!”

  未来发展仰仗国家政策

  谈到摄影无人机的未来与发展前景,冷先生说:“我相信未来肯定会有更大的市场,因为摄影爱好者的人群总是在不断扩大的,行情至少有个三四年吧,只不过……”冷先生说到这里,有些欲言又止,他表示,无人机的发展很大程度还是取决于国家政策,“比如最近阅兵,无人机就将从8月19日~9月3日进行全面禁售,这个损失就比较大了。加上无人机自身的危险性,万一国家哪天出一个政策,要求全面禁售,这个还是比较麻烦的。”

  上海航空车辆模型协会内部人员则表示:“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诞生都需要一个接受过程,需要时间让立法机关思考监管。我认为政府会疏导,出台一些限制,但是不会禁止。”
上一篇:无人机市场痛点逐渐解决 多领域应用已初露    下一篇:聚焦天眼 无人机系列之二:无人机为我们带

微信公众号

2023中国(北京)国际无人机系统产业博览会  报名电话010-8931 2160
时间:2023年6月28日-30日  地点:北京首钢会展中心
京ICP备20026188号-5 Copyright © By 北京亦创国际展览有限公司